min

我爱哥哥哥哥爱我

我又来……发图……了……反正微博开了小号妈大也不知道我是谁……lof就……就这样……(。)

脑海里是小绝的:妈大 毛妹 为什么死了 真的菜(。)

垃圾微博似乎缩了我图,还不给我绑支付宝,真气……

也是很困了

给四欠提前腿个万圣贺图

没有话说(。)

一个   定级   都没打完的人    (。)

呱呱有毒啊……

嘴上说着画给别人却很诚实的自娱自乐了一晚上……

我一天都没登上屁股!我想踢球嘛……(
一直卡在服务器连接上!

我好喜欢三百太太噢,我是太太的小迷妹ت 偷偷表白

Wake Up 一篇专门写给堡垒的文章

 我醒了。

  但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片荒芜之中,以往的一切仿佛断片,只有模模糊糊的剪影,战火,尖叫,以及...英雄?

  这个词为什么会存在于我的脑子之中呢,我不应该记下这些没有用的内容,过去一切都十分模糊,但我确定自己以前不会是hero的设定,我是谁?

  我是谁?

  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,但我却什么感觉都没有,一片空白,只有空白。来来往往的人走过我面前,好像我只是一堆...什么来着?我摸摸自己的身体,视野自动分析,是钛钢。喔,原来我是废铁啊。

  怎么人们忽然都不动了...?那些一直标着血量的人们忽然静止了,只是愣愣的看着我,时间凝固得如混凝土一样,我给他们弄得也十分不知所措。忽然一个男的大叫一声:“有...有智械,大家快跑!”人群尖叫着逃离,我站起身试图做点什么让他们不要这样,胸膛却传来一声钝响。

  “智械...果...果然杀不死...”“我们今天...都会被杀掉嘛...?”

  为什么他们都是这样一种反映,这到底叫什么,他们为什么会如此...?我该如何形容?不过现在有一点我知道了,自己不是hero,自己是一个,其实是一个别人眼中的怪物吧。

  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我所有的系统都停止了运行,这是什么感觉啊。感觉又是什么啊。

我逃离了那里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让这群人拆掉我算了,我只是觉得自己,还想多看看这个世界。

  我身处的世界。

 

  这几个月我一直在世界各地探索,是啊,所有的人几乎都想把我拆成碎片,我以前一定是个很坏很坏的机器。前几天在尼泊尔,有一个小姑娘的布娃娃掉了,我捡起来还给她,她开心的亲了我一下,她妈妈差点吓得当场晕过去,抱起女儿跑的如同小坦克一样快。我的系统又一次黑屏了,只有小孩子才愿意亲近我。我坐在一片废墟中,宛如自己真是一堆废铁。

  水怎么从天上下来了,哦,如果用人类的话说,这叫下雨。

  “啾啾啾...”“叽叽唧唧...”怎么有几只毛球在我身下啊?我扭头看看,一个小黄球,一个小黑球,一个小褐球,还有个蓝色的。

  “DUN DUN BOOP BOOP BWOO?”我试图和这几个小毛球沟通,它们也叽叽喳喳的和我说话。总算除了空白有点别的颜色了,嗯?

  一瞬间一个绿色的影子出现在我视野中,好快,我的系统告诉我我一定跑不过他。要结束了吗,终于要成一堆零件了?一把武士刀架在我的头和身体接缝处。

  “有人告诉我有智械出没,我的确是打算来除掉你的。”一个看上去就很高端了机器人出现在我眼前,“不过愿意帮小鸟挡雨的智械,实在是很无害啊,除掉你不太符合我的武士精神。这位智械,你想当个hero嘛?”

  “DAH DAH WEEEE?”

  “不会说话?”眼前的机器人好像笑了一下,好高级噢。“我的意思是,你愿意像我一样保护人们嘛?”

   保护人类?他们好像只想拆了我啊?

  “愿意的话就发出点愉快的声音?”

  这时候要是能说话,我一定会说句我愿意吧?为了表示同意,我赶紧哼了一首歌“HEE HOO HOO....HEE HOO HOO?”

  “哈哈你这是同意咯?那和我走吧,初次见面,我是源氏,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就这样,我加入了守望先锋。

  守望先锋的同伴都很友好,我们在一起作战,伸张正义,我想,我现在算是个hero了吧。

  只要无视那个老是把我当成他炮台打来打去的托比昂,动不动就带着我的小鸟到处飞的法拉,一心想把我发展成第二个机甲的宋哈娜,我现在真的比以前情况好很多。

  齐格勒博士告诉我,这种不用机油身体也很舒服的情况,叫快乐。

  我是堡垒,我应该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,但是和你们在一起,我很快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为什么要写这个,因为我今天看到堡垒十六国语言都是一样的心里一阵心疼。

为什么要打源氏tag,因为我已经被源氏削怕了(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....

其实我和堡垒这个英雄真的很有缘分,第一个金皮就是它。

然后好多人都指责堡垒抢最佳...窝心...那你也选好不好啊(

还有就是托比昂我真不是你炮台你砸我我不回血!(cry